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晶居士

 
 
 

日志

 
 

  

2009-06-22 10:5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回老家扫墓祭祖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也是纪念先祖,缅怀故人的统一大行动。我们中华民族丰茂繁演几千年而生生不息,也与此不无关联。

清明节眼看就到了,儿子工作忙是一,再是年轻人都不很在意这些节日,还是近几年才略有上心,只是一忙起来也会忘记的,所以我提前几天就打过招呼,到时一定回老家一趟,届时须早点启程。

车在宽阔的马路上行驶,凉风徐徐,清爽而惬意,崭新的水泥路面宽阔整洁,中间是花圃,在绿绒似的草坪上垒满红的、黄的、紫色的花朵,如翡翠碧玉上点缀着五彩星辰。人行道垂柳清翠晶亮、拂拂荡荡,车行其间如游如梭,如似仙境。

轻车渐出市区,大厦高楼悄然隐退,视野豁然开朗。碧绿般麦田呈方块状铺开,在一片片麦田间,偶尔可见一片泛着鲜亮的金黄,那般耀眼与刺目。噢,那是一片黄朗朗的油菜地,浓烈的花香随风飘荡,似茉莉又如麝香,浓的让人璇晕,让人窒息。

车驶入一级国道,安稳舒适如平湖泛舟。放眼四野,新兴工业园区、度假村点缀在国道两旁或山水之间,一派生机盎然,富含着无限活力。

一个钟头不到,小车便下了公路进入乡间小道。说小道其实不小,起码也十几米宽,全是水泥铺就,平坦光洁如同进到风景旅游区。村落如绿色岛屿般被花的海洋包围着。正是季春时节,梨花白如雪絮,桃花粉似胭脂,各色苹果花竟相怒放,真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啊!

水泥路如一条银灰色金属带引导小车进入不敢相认的小村庄。条条巷道都是水泥铺就如市郊一般。

还是三十几年前,村子巷道狭窄破败,既是一辆胶轮大车也只能免强通过。待到下雨天,也是村民最遭殃的时候,整条巷道其实根本没法行走,发青的稀泥夹杂着猪屎牛粪灶火灰,全都混在一起成糊糊状,足足半尺深,一脚踏下去,再拔起来时,不是鞋没了,就是整个鞋、包括半截袜子代裤腿,全让稀泥脏屎给糊涂了。一条巷道整个成了大猪圈。地里的庄稼也一年好一年坏,有时天干地旱寸草不生,人的面貌也如晒恹了的禾苗打不起精神,一脸的愁苦相。好不容易盼来几天连阴雨,可是人们又得受另外一种罪。

记得那年刚入秋,秋雨连绵一下就七、八天。面没了,菜也没了,望着烂泥脏粪猪圈一般的巷道,提起出门,总有种难为的感觉,也不能老借着吃啊。菜食可以暂且免了,但蒸馍、杆面、既是烧个汤也离不了面粉呀。没办法,只得捡点麦子施些水再用毛巾擦擦土气水气装进口袋用小平车拉着磨吧。人在稀泥中走,车在猪屎混着牛粪中滑溜溜前行。走着走着一边的车轮陷进被稀泥脏粪覆盖着的坑坑里,我晃了几下没出来,七摇八晃把平车上的麦口袋也给弄下去了,七十多斤的口袋全泡在稀泥中,真是倒霉又逢连阴雨。我傻楞了一会,便将车辕放下去搬粮食袋子。费了好大劲,才将袋子搬上车。真不好弄,粮食口袋全是混着猪屎牛粪的稀泥,滑溜溜抓不牢,最后全滚成脏泥蛋子了。当我重新扶起车辕杆时,不留神抓了一把带草绿色粘粘的猪屎,扑鼻的臭,恶心的我哇一声吐了一地。为搬麦袋在稀泥里不停地折腾,我整个成了一只脏泥猴。

通往市区的公路那时候还是料角石铺就的半土半石的路面,椐说路基还是日本鬼子在时修的,多少年了,还是老样子。坑坑凹凹,说是公路,并不好走。记得是六几年吧,那时会议特别多,我和同事们一道去县城开会,四十几里路全骑自行车。没汽车啊!自行车也不多,一人载一个。都是男女搭配,骑着不累。当时我载着朝霞,年轻气盛,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待骑过一半路程时,她很过意不去,说换着骑,我载载你,不能老亏一个人。虽然我也同意,但心里总觉得挺不好意思。一个大男人让女同志载着,似有一种说不来的别扭味,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两是对恋人呢。我是红着脸硬坐在后座上的。朝霞个头矮,胖,两条短腿在高高的车座上几乎够不到底,她只能狠劲登上一脚,待另一个脚踏子泛上来再猛登一下。看来每一脚都很用力,这样凭着贯性上下旋转才不止于够不着而踩空,有时也会泛不上来,她便用脚尖轻轻地钩那么一下。

路 - 翟林明(隐居士) - 水晶居士骑至一座小桥前,坡势不大,却很长,那肥嘟嘟的屁股离开了座位,悬空踏车,一扭一扭的,很费力。到了桥顶,才轻轻舒了口气。下坡就省力多了,只要将车头掌好就行。自行车快速向前滑行,谁知意外在瞬间发生了,或者速度太快,或者是上坡时用力猛太过疲劳脚手发软的缘故,毕竟是女同志,车轮子碾着料角石不由自主朝树壕滑去。速度加力度,或是被什么撬住了,车身失去平衡,唿地一下,车倒了,我俩重重地摔在地上。更让人难堪的是,她浑圆的身子抛出好远一截,我被贯力翻进路旁的树沟里,看那个狼狈劲,真让人无地自容。她满脸是土,挺秀气的脸蛋擦出几道见血不流的皮伤。我幸有沟草铺垫没受什么擦伤,只是崭新的袄裤染出几片绿痕。我红着脸忙从树壕爬起来再扶起她又望着那满是伤痕的脸,我心那个痛啊,一脸羞愧的样子。同事们一片哄笑从我们身边''飞''过。我羞愧难当,真不知如何安慰她又如何处置。

会是参加不成了,只得原路返回,当然是我载着她。

也是当年的路况太差,要多都像现在的油路又何至于摔得那样厉害与令人尴尬呢,快到手的媳妇也白白给摔跑了。

运城现在发展的规模是过去根本无法想象的。那时候,也不过是个小村镇而已,后来才慢慢扩大起来。既是在共和国七十年代、两个运城也不及现在一个县城的规模,不论市容、建筑以及所涉范围。记得七几年我去运城化学试剂部购试剂材料,打听一下,说是在北郊。我顾了辆三轮车,道路窄,坑坑凹凹很艰难。走啊走,那时候觉得路好长好长,很长时间总也找不着。周围是一片片农田,没单位,没房子,空旷的很。又走,最后在离市很远的地方,马路的东边才看见试剂部的门面。进去后里面很大、这办公室那办公室,各类大库房就好几座。椐说,市传染病院还在以北,可连影儿也看不到。可现在呢,全不见了,整个给包了进去,像丑媳妇躲进了人堆里一样。

走进运城市,南北横着一条人民路,说好听点,顶多也十几米宽,我下榻在人民旅社,按当时的标准就算很不错的了。老式的排子房,用石灰粉刷成白色墙体,门窗都是绿色的,像进入兵营一般。房间设置很简陋,木单桌木单人床各一张,都是脏兮兮的米黄色,一个用下角料制成的铁皮暖水壶,一个内白外绿的瑭瓷喝水缸;在房里靠窗的上边墙上挂一个广播匣子,想听把垂下来黑灰的绳子拽一下,''咔哒''一声,新编现代红灯记就开始了,就是那几个样板轮着播,不听就没戏了。

看看现在,上档次的宾馆比比皆是,其间也不乏总统级套房,电器设施都是当代一流的,想想看,敢比较敢想象吗!

现在的路,不论一级国道二级公路还是市区道路都不能与过去同日而语,这是现代化,昔日也只能叫过度时期了。

回城的路上,小车在宽阔整洁的国道如黑色流星划过,奔上立交桥,视野豁然开阔,我心潮澎湃,浮想联翩。短短几十年,变化竟如此之惊人,祖国这么辽阔,要建设的地方、项目太多了。国事、人事、外交事、如此庞杂与棘手,若非党的英明,政府决策正确,谁敢作如此想象?国、家、人、都是一个有机的结合体,不能求全责备,也不可能完美无瑕。常言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这么一个大的国家。既是一时顾及不上,或有疏漏,国人也应理解。国有难处向谁言。国事家事大家事,别报怨,都为国家分担一点,民富国强,这是人们共同的心愿。

新旧对比,感慨万千!我为祖国祈祷,我为祖国祈福!我深情地问侯一声,祖国,您好!

 

                                                          翟  林  明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